首页 > 专题报道 > 多彩贵州
贵州,多民族的共同家园
2010/07/08
                                  何光渝

贵州民间有俗话说:“高山彝苗水仲家(布依族旧称),仡佬住在石旮旯”,“苗家住山头,夷家(指布依族)住水头,客家(少数民族对汉族的称呼)住街头”,形象地概括了贵州民族主体分布的大致格局。

让我们一起回到贵州历史的深处,你才会真正理解其中的含义。

生活在今天贵州境内的各个世居民族,溯其渊源,大都与中国南方古代的“百濮”、“百越”、“氐羌”和“南蛮”四大族系有关。他们的大迁徙、大分化、大融合、大发展,是秦、汉以来贵州历史上的显著现象。

早在先秦时期,在以今天贵州为主的广大地域内,存在着一个部族联盟“夜郎”,西汉司马迁在《史记》中说:“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夜郎的主体,是“百濮”人中的一部分。那时期,还有部分“百越”人从今广西一带溯水北上西进,移入贵州地区,与濮人杂错而居,相互影响渗透,逐渐发展成为新的族群“僚”。他们在秦汉时期已是夜郎国的主体民族之一。此后,也由于长期与其他民族杂居,僚人中的大部分渐次融合到汉族、彝族、苗族之中;还有一部分则发展为今天的仡佬族。

战国以后,一部分古代越人沿着珠江溯流而上,寻找新的居所。其中的一部分,来到了广西、云南和贵州南部的崇山峻岭之中,发展形成为后来的布依族、侗族、水族、毛南族、仫佬族、壮族等民族。他们在贵州与早先居住于此的濮僚人一起,开发着贵州南部和西南部的大片地区。

从西北逐渐南下的氐羌族系,是今天彝族的先民。秦汉时期,彝族的主体开始进入贵州西部,并分别建立了若干政权,对贵州历史进程产生过重大影响。氐羌族系的另一支,早在春秋时期就辗转来到今湘鄂川黔边境一带,与当地“蛮人”错杂而居,又融合了当地的濮人等,逐渐形成为史书上所称的“土民”、“土人”,发展成为今天的土家族。

古代的“南蛮”,相传最早生活在黄淮平原,在长期的历史演变中,大部分融入了汉族中。其余的部分一路往南、向西迁徙,形成了史称的“盘瓠蛮”、“武陵蛮”、“五溪蛮”等;以后又分成“苗人”和“莫徭”等支系。“苗人”不断向西迁人贵州,“莫徭”则向南到达广西及黔桂边境。他们就是今天贵州苗族、瑶族的先民。

古代汉族迁入贵州的现象不绝于史。战国时期的楚将庄蹻“溯沅水,伐夜郎”,秦朝的常頞修“五尺道”、汉朝的唐蒙率大军开“南夷道”……伴随着中央王朝每一次开发“西南夷”的行动,都会有大批的汉人随军迁徙到贵州。自明代起,汉族大量迁徙到贵州,并在驿道沿线形成了许多聚居点,并不断扩大,彻底改变了贵州的民族构成。

就这样,一方面是历代王朝不断开发经营“西南夷”周边各地,一方面则是原先住在邻近地区的各民族由于各种原因而不断迁徙,从四面八方向地广人稀的贵州山区流动,逐渐在此定居,在贵州形成了各民族“大分散,小聚居”的分布特点。直至近代,大体上,汉族分布全省,较集中于黔中、黔北、黔东北及交通要道附近;黔东南成为苗族、侗族错杂而居之地;黔南、黔西南及黔中地区成为布依族、苗族及水族、壮族、瑶族等错杂而居之地;黔西北及黔西为彝族、回族、苗族、仡佬族等错杂而居之地;黔东北部分地区多为土家族居住;而仡佬族则主要呈点状分布于贵州各地。

贵州人的祖先,就是这样一步步从四面八方、历尽了千辛万苦,终于来到贵州“落地生根”;历史,就这样一步步走到今天,使贵州成为3900万贵州各民族儿女的共同家园。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