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多彩贵州
歌里的历史
2010/07/08
 

贵州的少数民族爱唱歌。有一句 “俗话”在他们中间流传很广:“牛死留下角,人死留下歌。”歌里有他们的历史,有他们的记忆,有他们的欢乐和苦痛,有他们对后辈子孙的嘱托和期望。

在千百种歌里,有一种传唱的年代最久远,说的事情最久远,那就是古歌,关于迁徙的歌。

在苗族的古歌中,苗族人民回忆他们最早居住的地方:“丢下东方老家乡,地方平展像席子。广阔平原宽无垠,没有山岭和山坡,只有江河和湖泊……”那个远在东方的苗族老家,就是在黄河下游地方。歌中所描述的平原,大河,海边,多湖泊,江河改道,洪水泛滥等等情景,都是对黄河下游的真实写照。在苗族的古歌传说中,还有关于长江中下游一带的记忆。贵州的苗族同胞都说自己是蚩尤的后代。蚩尤被黄帝在华北平原战败后,部族中的一支就向南迁徙,来到了长江中下游一带,并形成了新的部落联盟“三苗”:“爹娘原来住东方,穿的什么衣?吃的什么饭?吃的清明菜,穿的笋壳片;老葛根当作饭,崖藤叶作衣衫。要吃饭呢种苦荞,要穿衣裙靠芭蕉。”歌中所唱到的清明菜、笋壳片、老葛根、苦荞、芭蕉等,不都是生长在长江流域及华南、西南等地的植物吗?这些古歌中的描述,有的是可以从正史中找到记载加以印证的。民族的迁徙,原因各不相同。有时是因为战争,有时是因为人口增加过快导致粮食、居住困难……

不仅苗族这样。如今居住在贵州的其他民族,也都有着自己的迁徙史,迁徙歌。

在布依族的古歌中,说自己是越王的子孙,原先生活在鱼米之乡;说“布依就是“百越”的谐音或变音。在布依族关于造物造神的古歌中,布依族的王,为了族人的幸福生活,不辞劳苦,四处奔波,得到了“汉人”、“侬人”、“罗人”、“苗人”各族兄弟的帮助,为布依人造起了房子,寻到了火种。

侗族是一个酷爱唱歌的民族。他们有许多叙述祖先迁徙和落寨定居的古歌。在黎平县的岩洞乡一带,就流传着一首《岩洞侗族迁徙歌》,专说他们的先祖迁徙到岩洞时得到当地苗族兄弟帮助的情况

在三都、荔波的水族创世古歌中,有一位造山水的拓荒者“恩公”(或“殷公”),他跋山涉水,为人们寻找生活居住的好地方:“殷公累,柱起拐杖;脚杆软,气力不旺。踩少了,多出山岗……”在这歌中,透露了水族先民长途迁徙的劳顿和辗转创业的艰辛。

主要聚居在黔西北的彝族,有着十分悠久的文化传统,彝文古籍浩若烟海,单是一部《西南彝志》,就详尽地记录着一个个部系家支的起源和迁徙经历。记录了若干代彝族世家的发展变化。而在他们的许多叙事古歌中,更有着对先民开疆拓土业绩的生动表现:“要吃就耕田,要穿就种棉,要酒造酒药,要肉就撵山……”

百濮、百越、氐羌、南蛮等各个族系的先民们,以顽强的意志,坚忍不拔、百折不回的精神,终于完成了艰苦卓绝的民族跋涉迁徙,来到古老而待开发的贵州,用勤劳和智慧开发着这片土地。他们知道,尽管山高谷深,但这里气候温和,林茂草丰,地广人稀,正是历尽苦难者最向往的和平安宁、休养生息的好地方。他们知道,要想在这片艰难的土地上长久生存下去,就应该像布依族古歌中的那位王一样,要争取得到彼此的支持和帮助。因为,他们都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贵州人。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