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多彩贵州
岜沙男人的“椎髻”
2010/07/08
 

岜沙,在苗语中的意思是“草木繁多的地方”。这是一个纯粹的苗族聚居村寨,距离从江县城仅有六七公里,320国道穿村而过,一条全县最好的公路从县城直抵寨前。由从江县城乘车,大约十多来分钟,便可以到达这个古树参天、满山绿荫的古老苗寨。交通的便利,给这座三百七十多户、两千多人的苗寨带去了“现代文明”: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电视机,有的开起了小店铺,有的到外面打工挣钱,也有人成了“小老板”。从全寨最好的也是惟一的砖瓦房子——岜沙小学校里,不时传来孩子们的琅琅读书声…… 

岜沙人分住在五个寨子。在寨老所说的岜沙人“老古老古以前”祖先的来历中,可以听到了蚩尤、黄帝、打仗、跋山涉水、浑水河、清水河和黑水河……这也是黔东南苗族地区广为流传的苗族古歌中的民族记忆。寨子里,吊脚楼,独木梯,杉木板壁,杉树皮屋顶,屋顶上厚茸茸的青苔,长在青苔缝中的小蘑菇,屋檐挨着屋檐,从坡下排到山头,石头铺成的村路,守在路边的古树,金黄的香糯,如密集栅栏般晒香糯的禾晾,同样密集的谷仓,木制的织布机,窄幅土布,蓝靛叶,染布的蓝靛木桶,蓝得闪闪发光的亮布,男人们喝三斤不倒的米酒,从不离身、像扁担一样担在肩上的土火枪……自古就与岜沙人如影随形,它们过去什么样,今天还是什么样。

在岜沙,最引人注目的是男人。男人们最引人注目的,是椎髻。苗话把“椎髻”叫做“后棍”(音译,也有人音译为“户棍”),它梳拢在岜沙男人的头顶上。对于外人,“后棍”成了“珍稀样式”。对于岜沙人来说,这是几百年来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平常得很。紧身衣,宽脚裤,肩扛猎枪,腰挎短刀,皮质铁沙(即子弹)袋,枪镏子,火药袋,特别是头顶上高挽的发髫,发尖自然垂下,任风吹拂,如古代武士一般,好不威风!

后棍”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做得。岜沙人非常看重头发,因为那是祖宗的“命线”,父母的精血。男孩子从生下来到做“后棍”之前,头发是不能随便剪掉的。到了十五岁(虚岁),家里大人才会请本家“鬼师”来定日子,用磨得十分锋利的镰刀,“刷刷刷”地剃掉头部四周的头发,只留下头顶正中的,挽成一个朝天的鬁髻,再包上一条挑花布巾帕。扎好“后棍”的男孩子,才算是一个岜沙男人,才算是“入堂”了。入了堂,才获得参加寨子里男人们一切活动的权利。

岜沙男人,人人肩上都扛着一杆火枪。你是个男人,就要有杆火枪。哪怕家里再穷,也要从牙齿缝里省下钱来买它一杆,自古如此。就连政府也特许岜沙的男人扛枪,还发了持枪证。其实,那火枪现在也没有多少用处了,也就是到林子里打只鸟、打只野兔玩玩,喜庆日子大家一起放几枪当“礼炮”,热闹热闹。但不管有用没用,枪是时时不能离身的。人在哪里,枪就在那里,就是挑了两百斤重的担子,枪照样扛在肩上,而绝对不能触到地上。神枪手在岜沙永远是受人尊敬的。那些到岜沙来游玩、来参观、来考察的人们,都说岜沙苗寨有中国最古老的苗族男装,岜沙男人“最酷”。

在岜沙人的“观念”中,一个人出生,是祖先灵魂又回到了岜沙;一个人死了,是祖先的灵魂又回到“老古老古”祖先的那边。所以,寨子里哪家生了个“崽”,就要种上一棵树,让这棵树和自家的“崽”一起长大;以后,这个人老死了,就砍下那棵树,给他做成棺木,送他走上通往东方老家的路,把他深埋在密林中,不再留下任何痕迹。只是在埋葬他的地方,再种下一棵小树……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