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多彩贵州
多元民族文化的寻根之旅——仡 佬 族 篇
2010/07/08
 

“情姐下河洗衣裳,双脚踩在石梁梁,手拿棒槌朝天打,双眼观看少年郎,棒槌打在妹拇指,痛就痛在郎心上……” 

以上文字是大型民族歌舞《多彩贵州风》中的仡佬族民歌《情姐下河洗衣裳》的歌词。 

人们喜欢它优美且独有个性的旋律,喜欢它朴实无华的歌词,喜欢它朗朗上口的山歌风味,特别是“石梁梁”这个在《新华词典》里也未必能找到的词,怎么听都觉得有一种浸透了乡音的亲切。 

这首仡佬族民歌,能使人静静地在仡佬族的大地上神游…… 

仡佬族是贵州古老的民族之一。2004年,贵州省考古专家对务川县丰乐镇新田村崖壁下的沉积物进行发掘,出土了一批绳纹陶片、石斧、石捶、烧骨等,并确认这是仡佬族较早的聚居地之一,为距今一万年左右的旧石器时代。 

一万年,是个多么遥远的时间概念,但那个时候已经留下了仡佬族文明的脚印。据1990年统计,仡佬族人口为43万余人,绝大部分居住在贵州,主要分布在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及正安、松桃、江口、思南、石阡……等地,此外,有数千人分布在广西和云南。 

仡佬族很早就使用汉文,仡佬族有自己的语言,属汉藏语系壮侗语族。仡佬族人数较少,居住分散,由于历史的关系,客观上汉语已经成了仡佬族的共同语言。 

仡佬族曾经有过辉煌的历史。仡佬族聚居的务川盛产朱砂,务川境内现保存具有二千多年开采历史的“大箐洞”,洞内留存有古代开采丹砂的摇船。史载,隋大业十年(公元614年),黔中太守田宗显于务川岩风脚等处开采水银、朱砂,向朝廷纳课水银190.5斤。《通典·食货典》记唐制:“天厂诸郡每年常贡,黔中郡贡朱砂十斤”。 

历史证明:仡佬族聚居的务川,是神州大地最早炼汞的区域之一。 

取汞炼丹,在中国道家历史文化上曾是浓墨重彩的篇章。历史上著名术士葛洪,曾居务川三年,务川也因此与道家的炼丹术、与道教文化产生了密切的关联,在这历史的过程中,仡佬族自身的文化底蕴也得到了长足的积累,仡佬族信奉的“宝王菩萨”,便是在其间形成的文化现象。 

传说,宝王菩萨是仡佬族的祖先,他率领族人开采朱砂进贡周王朝,周武王因此而封其为“宝王”。为纪念宝王的功绩,后人便在盛产朱砂、水银的三坑乡的金鸡山修建宝王庙,长年祭祀,流传至今。现在在三坑、官坝岩风脚、大坪龙潭等地,仍有多处宝王庙享受着仡佬族百姓的香火。 

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仡佬族及其先民用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在创造了丰富的物质财富的同时,也创造了灿烂的文化艺术,形成了富有自己民族特色的文化风景,每年在正月初一到十五间举行的打“篾鸡蛋”,便是仡佬族独有的一个闪光亮点。 

篾鸡蛋是用篾条编成的空心球,体积如拳头大小,里面塞上棉花、碎布、铜钱或者碎石,重量大约在半斤左右,有的还给篾条球壳涂上或红或蓝的颜色,因其外形似鸡蛋,所以称为篾鸡蛋。早在南宋朱辅《溪蛮丛笑》中就有对仡佬族过年节打篾鸡蛋的记载。 

篾鸡蛋的打法有“过河”、“换窝”、“进缸”、“盘子”等。“过河”的打法为:参与者分为两队,划线为界,双方用手扔或者用脚踢,凡打不过界,篾鸡蛋落地便为输;“换窝”则在场地挖若干个可容进篾鸡蛋的坑,称为“窝”,参赛者以木棍为器具,分为攻守两方,进攻者如果能将篾鸡蛋赶进“窝”中,便为胜。 

仡佬族不但在娱乐中个性特别,而且在待人接物的礼仪上也别具一格,这种别具一格的礼仪就是仡佬族招待贵客的传统习俗“三幺台”。 

“幺台”是方言,意为结束,“三幺台”就是请贵客吃饭,一顿饭要吃三台(次)才算完结。 

第一台为“接风洗尘”。食品为九盘果品糕点。一般为:乳白酥食,天星米麻饼,百花脆皮,红帽子粑,美人痣泡粑,核桃,花生,葵花,干柿饼九种,每人配一碗都濡大叶茶,主客在边饮茶边品小吃的闲暇中畅谈。 

茶点后的第二台为“八仙醉酒”。食品一般为九盘供下酒的卤菜和凉菜,酒则是自酿的包谷小锅酒,酒菜上桌后,先点香化纸敬祖,客主然后就位入席。第一杯为敬客酒,第二杯为祝福酒,第三杯为孝敬酒,三杯过后,酒歌助兴,依量畅饮,气氛热烈。 

第三台正席,名为“四方团圆”,九个大碗内装以肉为主的大菜,直到客人酒足饭饱,主家才让客人离席。 

仡佬族的这三幺台,隆重、朴实、热烈,体现着仡佬人性格的淳朴与实在,是名副其实的美食文化典范。 

仡佬人的淳朴还有一种更为独特的表现:农历十月初一,是仡佬族的牛王节,每到这一天,仡佬族除了杀鸡备酒敬供牛王外,同时要让牛休息,用最好的饲料喂牛,还要用上等糯米打两个糍粑挂在牛的角上,再把牛牵到水边,如果附近没有水塘、水井,水田,那也要打盆水放在家门口,让牛“照镜子”,之后取下糍粑喂牛,给牛“做寿”。有的地方还要给牛披红挂彩,燃放鞭炮,表示祝贺。 

可以说,仡佬族的这个牛王节,虽然在形式的表层具有某种宗教的性质,但在现实中牛已经成了牛王的具体化身,在相当的程度上二者已经合而为一。如果我们从文化的深处探究便可发现,我们今天倡导的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从朴素的层面融化在仡佬族的意识当中并成为了牛王节的意义主体。 

“给牛做寿”,一个特有的文化事象,它从特定的角度表达了仡佬族独有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价值观。 

与牛王节有着一定内在联系的“吃新节”,则从另外一个层面表现着仡佬族的达观情趣。 

吃新节(又称打新节、尝新节)是仡佬族每年农历七月都要庆祝的传统节日,吃新节到来时,家家户户都要到田间地头摘取新庄稼,摘取新谷穗煮新米饭,备酒敬祖,以感谢祖先拓荒种地,泽惠后人的恩德,然后大家吃新,欢庆一年的丰收。在“吃新节”这一天,无论摘到谁家的瓜果菜蔬粮食作物,不仅不会受到干涉,大家还以此为乐,因此,每到这一天,无论大人小孩,都会因摘新而高兴,而快乐。 

仡佬族的吃新节及其过程所蕴涵的那种纯朴与亲和,想想都叫人羡慕和向往,如果我们的生活中能多一些仡佬族这种纯朴的情趣与观念,多一些类似的快乐节日,那生活将会更加的和谐,更加的惬意,更加的充满诗意。 

此外,仡佬族最隆重的年节,充满情趣的“哭嫁”、“打湿亲”婚庆习俗以及流传久远的《踩堂舞》、《酒礼舞》、《牛筋舞》、《狮舞》、傩戏、高台戏、板凳戏等丰富的民族民间艺术,都在不同的层面和角度展示着仡佬族丰厚的文化积淀及其浓郁的民族特色。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